作者為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法學博士臺灣總統並不像美國總統每年固定到國會發表國情咨文,因此,每年「雙十國慶」的演說就顯得有類似的重要性。就層次分析來看,國慶演說一定都會具備國內、兩岸與國際等三個層面。順序上,蔡英文總統的2017年國慶演說是從國內提到兩岸與國際;今年的演說則不一樣,反從國際、兩岸再提國內。內容比重上,2018年可謂著重於國際與兩岸的一次,亦可被解讀為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書。國內闡述一如往常宣傳政績以及陳述未來施政重點,只不過,了無新意,字裡行距間有「淡化」之感。國內層次如此化約,或可解讀為蔡政府正面臨民調低迷以及因應大選檢驗所做的調整。不過,這其實是一份充滿守勢卻有伺機而動感的國情咨文。從脈絡來看,三個文本可以一起進行連結與觀察:蔡總統的演說文、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10月4日的演講稿、國臺辦對於蔡總統的回應。彭斯的演講,被視為是「新冷戰」的檄文,原因在於其嚴厲地指責的不單是中國崛起對於美國經貿上的威脅,簡直是國際社會上完整的「中國威脅論」的露骨陳現:中國對於世界的政治與軍事上的威脅、經濟威脅、環境威脅以及文明(包括人權與民主等)的威脅。尤其,針對中國有關自由、民主、人權等價值上的批判,讓人不禁聯想到過去充斥意識形態對峙的冷戰。現今,對象由蘇聯換成中國,彭斯針對涉及全球範圍的中國「一帶一路」的批評,等同宣告美國的反制亦是全球性。新冷戰之意,由此窺知。只不過,新冷戰的「新」不僅是對象不同如此簡單,更有時代變遷的意涵。彭斯對中國的強悍說辭的最後,仍留下希望兩國建立建設性關係之語。此等凸顯當代全球化對國家間互動的影響,國家間即使利益不同仍有共同問題得一起合作處理,這亦是全球化對國家主權的限制與延伸。彭斯的演講特別點名了臺灣被中國的利益侵犯以及臺灣的民主可貴,等於是公開宣告臺灣乃美國制衡中國的盟友。從近期美國會友臺法案,美臺同盟已經不僅只是政治與軍事上的利益合作,更昇華到關係更牢固的價值同盟,這已經從工具理性演變到價值理性。從國際政治觀點來看,當前的川普政府更像「攻勢現實主義」(offensive realism),蔡總統的作為更像「結構現實主義」(structural realism)。川普團隊視中國不僅是擴權的改變現狀國家,更是企圖取代美國的全球主導地位。為了生存,美國利益優先,川普政府必然以相對方式(造利己方、不利對方)追求權力與安全的極大化,其手段上,包括可以節省成本的責任承擔者以及外交、軍事上的制衡(balancing)。責任承擔者如日本,如今更進一步要求臺灣。制衡則包括重要外交途徑的訊息傳播、軍事演習在內的軍事作為乃至戰略圍堵,如川普推出的印太戰略。總統的國慶演說,凸顯國際層次(化約國內層次),等於接受強權政治結構對於中小國家發展的制約。蔡總統進一步呼應美國的說法,中國的影響力所及,非國力的單純追求,儼然對國際秩序、和平與穩定造成衝突。中國乃「衝突的來源」。結構現實主義所要求的權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追求和平的作為,也反映在臺灣對於美國「一邊倒」。國慶演說中,蔡英文亦從民主同盟的角度強調與美國、日本、歐洲議會站在一起,呼籲歐盟國家對中國更積極反制、更重視臺灣。結構現實主義者認為交流帶來「不自主」也反映在蔡英文執政以來新南向政策,企圖擺脫兩岸經濟連結對臺灣產生的依賴情境。演說中對於新南向的陳述以及國慶主持人的越南新移民身分,再明顯不過。即使如此,蔡團隊依舊相當謹慎地扮演「責任承擔者」角色。演說中的「沈著」、「求穩」、自我要求的「負責任」以及「四個不會」,仍在於承襲2016年「520就職演說」的「維持現狀」元素:中華民國、臺灣民主。不挑釁的取向,一方面顧慮到強權美國恢復臺海現狀的一貫「不統不獨」利益;另一方面,更在於面對中國要求的「一個中國」連結時,她提到6次「中華民國」(2次是「中華民國臺灣」)、46次「臺灣」、1次「中國大陸」,相較2017年提到3次「中華民國」、19次「臺灣」,「中華民國」次數增加,提到「臺灣」也增加。當然,未讓追求法理臺獨的陳前總統出席慶典以及演說中所提的「不貿然升高對抗….不會因一時的激憤,走向衝突對抗」等,都可視為不挑釁的例證。值得提起的是,蔡英文再次提到「中華民國臺灣」。2018年8月於薩爾瓦多斷交談話中,蔡英文也提到「中華民國(臺灣)」。其實,「中華民國(臺灣)」這等詞彙曾出現在2005年至2008年陳水扁政府時期,「中華民國」為法定的正式國名,「(臺灣)」作為加註,為的就是去除「中華民國代表中國」的含義,也被認定是臺灣正名運動的步驟之一。耐人尋味的是,「中華民國臺灣」的「臺灣」究竟是什麼內涵?是國家的意義?還是地理的意義?還是價值的意義?李登輝與陳水扁都提過「中華民國在臺灣」,此「臺灣」是地理意義;後來,陳水扁也提「中華民國是臺灣」,此「臺灣」就是國家意義。這幾年,「臺灣價值」之說四起,因此「臺灣」又可是價值指涉。因此,對蔡政府而言,「中華民國臺灣」,其實可以有多種解釋與操作,這可能是一種蔡團隊周旋於美中強權的彈性策略,更是國內統獨競爭下的一種平衡策略。此種彈性與平衡,亦可以是對兩岸協商釋放的一種善意。這種「求穩、應變、進步」是否意味最好的防守就是最佳的進攻呢?針對蔡總統的國慶講話,國臺辦的回應是充斥著「兩國論」分裂謬論,和針對大陸的對抗思維,暴露出配合西方反華勢力遏制大陸的用心,直言之,任何挾洋自重、升高對立、妄圖破壞兩岸關係、改變臺灣地位的分裂圖謀和行徑,只能自取其辱,絕不可能得逞。檯面上來看,蔡團隊的善意並無得到進一步的回應。但若進一步推敲,馬曉光闡述兩岸時是用到「兩國論」以及「大陸和臺灣同屬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法理事實」。「兩國論」源於李登輝1999年的「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李登輝的路線被視為是一種以「中華民國在臺灣」的獨臺路線,當時此論述的重要推手即蔡英文。換言之,不難想像,蔡團隊的「中華民國臺灣」被界定為獨臺路線。不過,馬曉光也提到「大陸和臺灣同屬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法理事實」。這等說法也是在緊縮中藏有彈性。「大陸和臺灣同屬一個中國」,顯示「大陸」和「臺灣」是地理關係,並未將明確提到中國乃中華人民共和國,搭配後一段「臺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法理事實」,「法理事實」四個字,不難聯想到主權論述中的法理主權(de jure)與事實主權(de facto)這兩個概念。換言之,「法理事實」四個字,隱含中共承認兩岸未統一且臺灣具有臺澎金馬主權的既定事實。看來,中共的回應,似乎也留下一點未來協商的彈性。兩岸目前深陷賽局理論的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當中。在破解囚途困境互不信任的途徑中,美國已從海峽兩岸兩方的賽局外強勢出手,釋放出相當明確的訊號。此等訊號,自然可被解讀為迫使兩岸兩方不要進行惡意相對,走出互相背叛(不合作)的策略組合。接下來,臺海雙方必須一步一步採取「以眼還眼」(tit for tat)的策略,任何一方的善意必須換取另一方的善意,方有可能破解當前的僵局。否則,在美國的強勢介入下,兩岸的不合作結局將可能是均輸的局面。 ______________【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紅利獎勵 免費視訊情色 色6k聊天室 亞洲娛樂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fhbeq27 的頭像
hfhbeq27

台中借款寶輝當舖

hfhbeq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