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方儉為綠色消費基金會秘書長這篇文章會得罪很多人,希望有人指證我是錯的。粘錫麟老師在世時,我們兩隻環保孤鳥。2007年中元節,我們到環保署辦環保中元普度,為台灣環保署正名為「中國離島工業區環境保護局」,2008中元節,我們在監察院門口辦鍾馗捉妖。粘老師負責寫祭文、讀祭文,我負責拉場子。1986年底的鹿港反杜邦後我在美國唸書錯過了,到1987年4月我回台灣復職民生報記者,在新竹水源里反李長榮、新竹化工空污中第一次見到粘錫麟,也認識了高清波,又在劉泳鈴的「後勁反五輕西服店」再和粘老師相聚,他啟蒙了各地的反公害運動,包括我。而高清波、粘錫麟、劉泳鈴三位老友先後離世。他們見證了台灣環保運動的胎動與勃發,這些老友在1990年郝柏村當院長時,受封為「環保流氓」,包括了我這個環保記者流氓。(今天看到李應元說詹順貴「不顧江湖道義」,他們可沒被郝柏村認證過社運流氓,今天也在這裡講「江湖話」,實在好笑!)那時代,沒有環評,我們卻擋下了一些開發案,也迫使一些工廠停工,讓國民黨政府不得不面對環境問題,有人被抓,被打,有人被判刑,出門就沒有回家的打算。我們從戒嚴時期衝撞到解嚴,盼到政黨輪替,從來不認為環保是什麼科學問題,100%是政治問題,所以只有讓當局者「痛」,環境才能「快」,環保問題最後只能政治解決。會搞環保的人,都是偏執狂,我不相信環評能夠解決台灣的環境問題,因為環評制度的原始設計是好的,但是到了台灣,就變成打假球。只有在政治上取得多數人的認同、認可,才是硬道理。(李應元說得對,我們的網路、街頭聲量太微弱了;蔡英文不是勸告我們要大聲一點,還聽不到,可以拍桌子。)環評法是抄「國外先進國家」的,沒什麼大問題,問題出在人,這些人把環評當成政府虐殺環境的遮羞布,還給了環評委「否決權」,看起來很了不起,但因為整個審查過程不透明不公開,所以讓執政當局上下其手,為所欲為。在組織上,環評委只是「爪牙」的地位。先看組織吧,環評委是台灣被膨脹最厲害的一群人,「否決權」好像給了他們開發案的生殺大權。其實大錯特錯。任何一個了解「組織行為」的人分析一下,就知道怎麼回事。以人體為例,總統元首是頭,行政院長是脊椎,各部會是手腳,環保署是執行保護環境(破壞)的手,下面有綜合計畫處(手指),再下面是環評科,其中一項業務是環評,遴選環評委,算起來環評委只是指甲罷了。雖然是指甲,美甲裝扮起來也可以很動人的,個個博士、律師、專家、學者,而且享有社會令譽,「貌似忠良」者,地位崇高,神聖不可侵犯,但是講穿了,這些民間環評委都是來幫環評科打工敲邊鼓的「拖兒」。當環評委的先抉條件是廟堂上可教化者,非不可教化的環保流氓可充數,同時還要保持他們的顏面,這樣「拖兒」才可以「回收利用」,有時還有苦肉計,願打願捱一下。環評委要懂得「察顏觀色」、「身段軟」,才能做得久,很多「學閥級」的環評委,每年有數億元的研究計畫經費,都還要趕環評委開會的場,領2千元出席費(據說現在漲到2500元),但當環評委的「邊際效益」是很高的,你懂的。當婊子的也可以有貞潔牌坊?答案是「可以」,只要臉皮厚,下次還會再請你當環評委,而且這牌坊還可以一直扛下去,反正外面有一群環保團體,傻傻的哭喊要環評委維護「環境貞操」,好像這些「拖兒」真的就是保護環境正義的守護者,所以每次貞潔牌坊開張時就張燈結彩。不管「官派委員」、「民間委員」都是「官派」。1997到2006我有十年的時間不常在台灣,也不過問環境江湖事,其中一個原因是我的老師是林俊義、也是綠色消費者基金會創始董事長,先後擔任台北市環保局長、環保署長,我很難處理公私關係,在他之前的環保署長或環保局長,我哪個不熟?哪個沒被我批判過?但在江湖道義(其實是利益迴避),我說什麼、做什麼都不對勁,乾脆轉行。其實環保署的老人大多了解我的個性,不說官話,不說假話,當記者時,我曾公開告訴他們,如果我寫錯了新聞,我可以不幹記者(後來我不幹記者,並非寫錯新聞,但是追求第一手資訊報導,而不是聽完官話後有聞必錄,是我的習慣)。在我1997年離開台灣前,環評會我很少理睬,反正是官方設的局,賭場是他們開的,他們養的荷官怎麼做牌,大家心知肚明,早期的環評委我也認識多位,我私下問他們時,都會告訴我,其實每個案子的結論是什麼,大家看看主席臉色,都心裡有數,不會有什麼大變數,就這麼回事,我也不願苛責他們,反正產官學共犯結構就這麼回事,別當真,認真就輸了。(他們那時候就有否決權了)我到今天我還不明白,環評變成網路聲量最大的環保詞彙,什麼時候民間環評委變成了環境正義的化身?希望有人能告訴我在我失落的十年中發生了什麼事。不以事實為依據的環評,能夠維護環境正義嗎?每次看到環保團體、社會大眾,甚至媒體記者把環評大會當成最大的、最崇高的環保聖壇,我就有哭笑不得的感覺。你們拿著豬頭,真的沒找對廟口。以大家還「記憶猶新」的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為例,先要知道興建的原因是什麼?套一句鄭文燦臉書上說的「中油天然氣第三接收站的設置,是因應大潭電廠擴建的需求,而大潭電廠擴建是為了滿足核四停建的供電缺口,兩者是配套計畫。」2013年2月25日我和立法委員鄭麗君、田秋堇開記者會,說明核四不建,到2025年也不會缺電,其中也不含大潭電廠擴建,當然也不關藻礁什麼事,現在鄭文燦這麼說,何不拿出鄭麗君當年的研究報告,了解一下台電是如何「藏電」的。(我一向不說「藏電」,因為52GW的發電廠以布在國家能源年報中,就在那裡,沒藏電)不蓋核四,又不蓋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缺不缺電,這事情環評委當然要查清楚,這是這項開發案,和許多風力電廠、太陽能電廠、天然氣電廠、天然氣接收站的起因。如果真像鄭麗君和我在5年半前評估的,哪有這麼多電廠好審查的?過去幾十年,天然氣只有中油可以進口,去年815大停電,中油換大潭天然氣管肇禍,民進黨順水推舟,所有人都能進口天然氣了,台電大舉進軍天然氣,台中港要增建接收站,基隆協和也要,連台塑麥寮也不落人後,就算未來有50%供電來自天然氣,也不必通通有獎。不缺電,多蓋一個電廠都是浪費。這麼簡單的算數問題,博士教授級的環評委不會算不了吧?不會?我來教你們。缺不缺電,給個說法,我在2年多前「開放台電」活動中,已經證明台電在實務上、法律上都不缺電,現有電廠總的年產能利用率不到60%,按什麼算法,就算廢四核,都不會缺電。話說回來,如果連基本源頭興建的必要性都沒搞清楚,就去審如何建,豈不是浪費社會資源?話說從頭,還是不缺電,根本沒必要蓋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當然深澳也不必建。但是這些都是這些環評委「貌似忠良」審出來的。今年9月後部分民間環評委不斷對外說,賴清德院長指示9月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評非濄不可,結果看到223公頃限縮到23公頃,都是部分民間環評委和內閣政務官喬出來的,結果民間環評委又退席,又「請假」不出席,搞了2次流會,這政府還有威信嗎?換了我是賴清德,也會動怒。當初接了環評委的聘書,就應該知道環評委只是「爪牙」的位階,找你來,是給你面子,可以裝得道貌岸然,行禮如儀就好,不要搞到那麼難看,別人會說你「不懂江湖道義」。詹順貴請假都變請辭了,如果環評委有被強奸的感覺,就該請辭,否則就不必再說什麼,坐好坐滿「爪牙」的位子,你們不就是幫綜計處環評科看看環評書的,別以為這樣就可以得道升天?「否決權」是在院長手中的,不是在你們手中,院長、署長行走江湖多年,不會太阿倒持授人以柄。請假的5位環評委,趕快請辭吧。至於環保團體的朋友,你們還看不出來環評大會是「毒奶嘴」,奶嘴本來就是吸不出奶的,只是用來安撫老百姓,告訴你們「政府有在做事」,從湖山水庫案、國光案,到深澳案,到觀塘案,你們還看不出來這個奶嘴是有毒的。我已經忍了很久,現在敬告各位有志於環評的朋友,可以丟掉這個「毒奶嘴」,你們可以受騙,但是不要幫著政府騙其他老百姓,誤會環評制度可以維護環境正義。或許某些環評委不服氣,會說過去xx案子我很努力,擋下了xx。我想環評委的工作是一個團隊工作,並非某一、二人之功過,出淤泥而不污?在歷年重大案件證明只是環評委可以檢到了些芝麻,大燒餅都掉一地。某些案子停下來,例如國光石化案,不是只靠環評委的努力,而是社會輿論上達天聽,不想失去政權的結果。我知道這些話有些倚老賣老,不中聽,也會得罪人,但是基於環境正義的責任,我必須說出來,否則我的道德底線不就和我所批判的「環評委」一樣低了。歡迎你們來丟我石頭,證明我是錯的。萬一我是對的,就不要浪費社會資源在有毒的環評上,這樣不環保的。更多論壇文章 為何日本的「台灣祭」一點都不台灣? 蔡碧仲師心自用,恐步陳金德後塵 川普,根本蔡英文的菜! 國慶演講:壯大台灣的戰略報告書 「一個中國」選一個______________【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即時通視訊女郎帳號 裸露美女寫真 愛暴露 色Jav免費a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fhbeq27 的頭像
hfhbeq27

台中借款寶輝當舖

hfhbeq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